运动会总结



0

今年运动会我去袋鼠跳。尽管是个不痛不痒的集体项目,但对我来说却非常重要:第一是因为我竞赛集训了一周几乎就没怎么活动,老师见我们萎靡不振,放我们一个下午的假运动,我出来瞎转悠了一圈还混了个项目参加,好歹算是运动过了,不至于“辜负”老师的初衷;第二是因为这是我这为数不多的几次当“运动员”的经历,记得我小学的时候去跑 400 米跑了倒数第一后再也不敢主动参加运动会项目,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人看得起我让我去袋鼠跳,我还是非常高兴的。

结果我们还是跳了倒数。现在已经高二了,对于这些集体项目,只要你尽力跳了,跳的再慢也没有人会责怪你的。在看了一半《自私的基因》之后,我可以说变成一个一个毫无集体感的人了,我其实一点不关系我们“班”成绩怎么样,就算是在学习上,班平第一也好第三也罢,跟我有关的也只有“我差几分上班平”。没见过有人因为拉了班上平均分而内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毕竟“你自己有你自己 100% 的基因” (这当然是玩笑话)。所以更别说这只是个运动会了。只要我跳完喘了几口粗气,还有点累,腹部肌肉还有点抽搐,感觉活动过筋骨,就满足了。

的确是没什么好失落的。晚上和同学又聊起下午的袋鼠跳的时候,我们仔细分析了没拿到名次的原因:经验不足,尤其是套袋的衔接。有的班套袋是的确快,叹为观止。

“所以多练练,下次一定拿个第一回来。”

我正要说这句话,突然想起:好像没有下一次了。心里一顿,竟然的确有一点失落。我尽量“自私”地去思考我为什么会失落,但是得到的结果总是模棱两可的而且十分可怕的结果,干脆就不要去想那么多了。之前我告诉我妈我想学心理学,我妈说,看透人心的人往往过着说不出苦的生活。虽然这句话说的可能不是心理学,但是这句话应该是真的。

这就是我为什么想写这篇文章。


1

运动会可以说是一年中集体感最爆棚的一段时间。开幕式为了展现班级特色大家认真筹备,比赛也希望自己班上的同学拿到好名次,像袋鼠跳之类的集体项目就更不用说,班级的名次就是你的名次,没有人管谁是跳的最快的。其实培养班级集体感应该是也是学校举办运动会的其中一个原因吧 (鼓励锻炼身体当然还是毋庸置疑最重要的)。但是不幸的是,我好像因为各种原因,在这 5 次运动会的大多数时候,都变成了一个脱离集体的存在:

初一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

初二的时候因为准备即将到来的 NOIP 普及组复赛而被老师拉到机房去做题。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学校的计算机竞赛可真是水,以至于当时带我们的教练没过多久就已经没在成外了。当时初二的我们知识极度匮乏:刚刚接触数学上的函数;连对数的概念都没有。那年运动会拉我们去集训,请了一个普通话讲得很“东北”的老师给我们讲什么什么优化,讲算法、数据结构和时间复杂度:什么栈、树、$logn$ ……唯一听懂的只有冒泡排序,至于其他的,我还是认真写我的 for 循环。现在高二的我马上要参加提高组复赛了,回想起初二的那个时候,真是瞎闹腾:连时间复杂度都不知道是什么就去比赛了……看到现在欣欣向荣的普及组小朋友 AK 虐场,不得不说自己真的是生不逢时。

初三和高一因为泡在乐队,几乎没怎么回班上。初三的时候第一次跟着乐队表演,中午在科技馆,下午在体育馆门口摆了个摊,一表演就是一个下午,人来人往。到了高一的时候,乐队的学长们去了高三校区,我们自己带着新的乐队又在体育馆门口摆了一个摊,守了一个下午。这件事情提前了很久筹划,废了很多心思,而且很累,但是结束了之后非常高兴:有人认真听你演奏,作为乐手,这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虽然是自掏腰包的折本演出)。


(对不起图(1)中二位爷)


去年运动会之后的半期考试的英语口试,我抽到的话题是:谈论一下运动会。我当时觉得简直运气爆棚,于是给老师讲了我们如何排练,如何在篮球场“精彩”的演出,活动对大家多么有意义等等等。老师跟我谈笑风生。然后给了我一个低分。可能是觉得我偏题吧。但我是真委屈啊。

高一的时候打算高二的运动会也去科技馆开个音乐会什么的,不要断了这个传统,没想到到了高二的时候风云突变,科技馆不给用了,德育处还不承认他们前两年允许过在科技馆开音乐会。有点可惜,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高一的时候除了乐队,还有论文。当时我和我的几个同学年少气盛,一时兴起想写一篇论文混个袁帅成外之星奖,于是在看台上忙忙碌碌、出谋划策。虽然最后这篇论文只拿了个优秀奖,但是运动会的这段写论文的经历还是相当好玩。

高二也就是这次,又是因为 NOIP 复赛 (这次是提高组了),在机房刷题。因为已经差不多停了一周课了,有些人甚至是两周,大家几乎没有怎么活动过,精神萎靡不振,把帽子带上躺在地上就能睡着。于是在运动会第二天的下午,老师禁止我们进机房,逼我们出去玩。于是我和同学一起去科幻社看了一场《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然后成为了我之前同情的那个没比赛没社团在操场瞎转悠的人。跑去和我们班的两位女装大佬合了一张影:


这是我头一次在运动会期间感到百无聊赖。怪不得有那么多人宁愿在教室,原来不只是因为教室里有网。

流水账似的记完了这 5 年运动会我在干些什么。回想起来,有些场景还是历历在目。我记得最清楚的场景是初二的运动会,突然下起了雨,前面的人纷纷拿出了伞,但我没有伞。我抱着一本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手里拿着一张很薄的叶脉书签,来不及关书,书签被水淋湿,粘在在树上,扯下来的时候叶片沿着叶脉裂开了一点点。当时真是十分心痛。那片书签我一直用到了高一,然后就跟那本《雪国》一样,找不到了。

运动会的时候不缺摄影师:官方的,非官方的,抄起家伙就来了。升旗仪式的时有人拿着单反和三脚架就上了看台,本以为他是官方来拍升旗的,结果他说他是来远距离拍他们班同学表情包的。还有整个下午就围着篮球场上的熊本和皮卡丘拍照的;还有到处转悠见熟人就拍的。初一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在开幕式队列旁边拍我们班的队列,当时我在第一排。这张照片是我最想删掉的几张照片之一。

(这里当然没有照片)


今年运动会我们班定了班服,理所当然是要穿的。运动会的时候「班」的概念被异常扩大。一个群体有一个群体的特征,我在 3 班这个群体自然也有 3 班这个群体的特征。在学校被要求穿校服,一旦可以不穿就坚决不穿,除非是英语考试要到了而我还不会写 foreign 这个单词;但对于班服,却是自发的想要穿,可能不仅是因为不想穿校服:学校的概念也许太抽象了,学校的方针学校的目标跟我其实没有一点关系,我来学校又不是为了实现学校的目标;但是班级可能会更具体一点,毕竟这个班里所有的人和物都是我非常熟悉的。我可能不清楚我为什么要穿这样的校服:简单朴素印着英文字母;但是我清楚我为什么要穿这样的班服:文化沙漠,逻辑绿洲。之前跟我一起学竞赛的朋友们去雅礼中学集训 (我没去) ,我就在百度上搜了一下雅礼中学,看到很多人都在说:到了大学,看到好多人穿着印着 “ YALI “ 的衣服。那个时候大概就清楚自己为什么穿校服的吧。当然,所有的这些有一个重要的前提:人家校服是真的好看。

(别人家校服)


这次我们班的班服上的图案是每个人给自己做的脸萌。负责的人让我们做好发给她,要是不发的话她就帮着一起做了。这件事情有两个小插曲比较有趣,第一件事情是有人没做,别人帮他做了之后他拿到衣服后有点不满意。这完全是无理取闹。更有趣的是,还有个人做完了发给他的朋友看,他的朋友说做的不像他,要亲自给他再做一个,做完之后又没有给他本人看,结果拿到衣服时,满脸通红:“我感到血在往上涌”。对此我只能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第二件事情是,衣服送过来的时候包装上并没有写名字,但是 Summer 同学在发衣服时,看到脸萌就知道是谁了,仿佛看到了本人,完全不需要名字牌。这件事情还是挺令我震惊的,因为如果是我,我是绝对记不住全班同学的脸萌是什么样子的。还是挺感动的,毕竟我的脸萌做的根本不像我,竟然还是被认出来了。

所以,要问我对运动会有什么感觉,我只能说:还是挺好玩的。到了高三,不仅没有运动会,连运动都只能是打羽毛球,运动会确实挺好玩的。听说那个物理竞赛进了省队的同学专门从高三校区回本部逛运动会 —— 这种日子我可不奢望。


2

一年中全班都必须参加的表演活动,除了 12.9 合唱,就是运动会开幕式了。

初二的时候学生还不能组织活动,都是班主任老师在管,于是我们班和当时 4 班一起打安塞腰鼓。晚自习电视上回放的时候,简直不敢看 —— 那套衣服穿起来,真像一个卖艺团伙。班主任老师说:等你们到了高中,老师才不会管你们运动会开幕式的事情了。

(腰鼓)


于是高一的时候终于轮到了学生来策划运动会开幕式。大家像刚出笼的小鸟忙碌的策划表演。最后大家决定跳舞。很显然我是不能跳舞的,于是去买了一套期待已久的哆啦A梦 costume ,大家跳舞的时候我就站在旁边晃两下的就行了。

“ pya 初中憋了三年,这次终于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哆啦A梦”。

(我的哆啦A梦costume)


高二分科来到现在的班级,大家又决定跳舞。有一些没学过跳舞平时好像只想着做题的人也去跳舞,问他是不是被逼的,他说:最后一次开幕式了,我可不想什么都不干在旁边瓜站。我觉得很有道理。我隔壁班的好朋友虽然钢琴弹得好,但是平时连歌都不唱,更别说跳舞,这次居然认认真真卖力去跳街舞,我还是很震惊的。于是我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找些什么事情干。结果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告诉了策划运动会的干事我有一套哆啦A梦 costume 。于是这届运动会我又穿着哆啦A梦去走了一圈。

“ pya 初中高中憋了四年,这次终于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哆啦A梦”。

“……”

小插曲是:这次运动会开幕式表演的时间被一压再压压到了 1 分半。大家看起来都很不满意学校的这个规定。听说这次除了高二年级,其他年级都没有开幕式表演,只是去走了一圈。也够无趣的。

开幕式的策划的确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尽管从未参与过,但是光听朋友们抱怨都能看出来了。

开幕式提前很多周就要开始策划。定班服的要忙着设计,设计完了还要给大家看,要是不满意的人太多还得前功尽弃。表演的也要提前商量节目,然后开始繁琐的排练。最麻烦的是,对于不策划开幕式的人来说,他们看策划开幕式的人工作就像是在看戏,对于他们最好的状态就是让他们觉得好玩而不是觉得精彩。如果一副精心设计的图案和班主任老师的大头像放在一起让同学们投票选出班旗的图案,投出来的肯定是班主任老师的大头像。所以和“大家”商量绝对不能这么商量,不能指望看戏的人认真帮你出谋划策。

这次我们班运动会的策划其实是做的非常省心的。从最后执行的方案可以看出策划的干事们肯定是废了大量心思,花了大量时间。从班旗的图标到班服的图案再到开幕式的表演,绝对不水。这就够了。

(开幕式表演)


不管怎么说,对于我来说,初中的时候确实很羡慕高中的学长学姐可以穿哆啦A梦的 costume ,没想到自己到了高中连续穿了两年。也算是没什么可遗憾的。只是不知道许多年后,大家再翻出高中的时候运动会开幕式的表演视频,还认不认得出那个瘦瘦的哆啦A梦是我。


3

啰啰嗦嗦的我也不知道写了啥。

这次运动会对于我们高二年级来说,是中学阶段最后一次运动会;对于班级来说,是 3 班以“班”为单位计算成绩的最后一次;对于我自己来说,这次运动会是一个重要的分界线:这次运动会之后,要全力准备 11 月份的 NOIP ,然后全力准备高考,其他的事情都只能暂时放下:我的乐队解散了,音乐社估计也只能爱管不管了,今年的英语剧我也只能拍一些小镜头而不是像去年一样忙整个剪辑,etc.

今年在操场上逛社团,出人意料的冷清。以前各式各样的表演和活动,今年都少了许多。不知道为什么。


最后

不管怎么说,自己好,才是真的好。课外活动的时间结束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不要再自欺欺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