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欲水》排演的心路历程

关于《欲水》排演的心路历程

之所以要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觉得在整个排演过程中有一些非常有趣的东西非常值得记录下来。毕竟这首曲子花了我们整整一个学期来准备。

一、选曲


大概是在放寒假左右得知暑假有这么个音乐节,然后准备选曲。

本来是想 imbiansl 选一个莫扎特的奏鸣曲(正好那段时间非常迷莫扎特),但是后来我们之前的乐队主唱加入了进来,这个计划就被放弃了。

现在只有一个 vocal ,一台钢琴和一把小提琴,选曲的确很麻烦。寒假我很迷歌剧,于是想看看能不能选一首简单的咏叹调改编改编。于是我想到《卡门》里的咏叹调好像有一个中文填词的版本,也不需要用美声的唱腔,技术上完全没问题。不仅如此,萨拉萨蒂还写过《卡门幻想曲》,可以直接用。于是立案讨论,结果被我们主唱否决了,理由是曲风不好驾驭。

非常幸运的是,以上两个选曲都被否决了:

  1. 这是开 Party 似的音乐“节”,用来狂欢的,连板凳都没有,让观众在底下站着听八分钟莫扎特真是为难。
  2. 《卡门幻想曲》的难度超乎想象。现在正跟着老师学,学了三周只勉强完成了两页,这两页还是序曲,连那个哈巴涅拉的门都还没摸到。

最后不知道我们主唱还是@变色龙把《欲水》提出来讨论。那是我第一次听这首歌,没想到它出人意料的合适。

Chordify 上毫不费力地找到和弦。选曲就这么定下来了。

二、编排


这就是我觉得非常值得记录下来的东西。

首先要感谢焦元溥先生拯救了我。这是一首小调的曲子,这是很棘手的事情。小调有三种音阶,一旦在这上面出了问题就会使和声或者旋律听起来很奇怪(参见 好和弦:小调的三种模式)。在《焦享乐》里听到一种理解方式:视需要将六、七级音升半音。这个理解让我豁然开朗,旋律写起来自由多了。

我们的乐器很缺乏:一把小提琴一台钢琴和一个 vocal ,勉勉强强凑齐完整的声部,只是委屈钢琴要兼顾中音部和低音部。如果这个时候有个人来给我们拉低音提琴或者弹电贝司,我肯定感激得热泪盈眶。

前奏与第一部分主、副歌

这部分我们大概只花了一次还是两次排练就差不多排好了。

这部分的小提琴的旋律我是在排练前一天晚上半夜赶出来的……(因为第二天要交差)这是我第一次在小调上写旋律,写完之后非常紧张,感觉很奇怪,都有点不好意思拿出来。第二天给@变色龙听了之后,没想到他告诉我其实听起来不错。有时真搞不懂他的口味…

间奏

排间奏花掉了大半个学期。

我听过三个版本的《欲水》:谭晶、齐豫、谭轩辕。这三种间奏的思路都不可取。理由很简单:我们是三个人的小乐队,不能亏待了每一个人。

对于这个间奏,最开始我想一改贯穿全曲的忧郁风格,转到大调上写一个三拍子的听起来翩翩起舞的钢琴和小提琴的二重奏。写出来大概是这样:

星期三的下午排练的时候我把这个拿给@变色龙看,遭到强烈的嫌弃。我很郁闷。大概经过两周的挣扎与讨论,我们放弃了这个思路,改成了对主旋律进行变奏。可是这个变奏依然非常费脑筋。我其实是一个很随意的人,中间这段钢琴的 solo 就算是演出现场即兴我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变色龙肯定不会愿意即兴。好在他最后把它解决了。令人惊喜的是他居然在后半段用了一个切分节奏,听起真的很不错。

然后是小提琴的 solo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旋律感很强的人,但是这次居然什么东西都憋不出来。只要闲下来——吃饭的时候,洗澡的时候,晚自习发呆的时候——我就会构思这段 solo 旋律,可是这种硬生生拼凑出来的旋律要么十分牵强要么就是套用了别人的旋律,很打击人。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以前搞乐队的时候怎么从没遇到这种情况?很奇怪,这个想法出现之后,再尝试构思,就轻松很多了。这有点像弗洛伊德书里神经官能症治疗的方法: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的症状就消失了。终于有一天在听拉威尔的《波莱罗舞曲》的时候,得到了启发,把 solo 写好。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间奏有点长,不能把主唱晾着。于是我们商量着加一个 vocal 哼唱。最开始我们想交给主唱即兴,可是后来发现这样效果并不是很好。但是这件事情就这么被晾着了,拖了很久,直到演出前大概两周,我们开始认真解决这个问题:写一段固定的旋律。

哼唱没有固定旋律时的录音。录于学校图书馆。

有一天下午排练之前我在华西看牙齿,回学校的时候在地铁上非常无聊,脑袋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突然一段旋律闯进来,稍微审了审,觉得还 ok ,正好可以用。回学校我在钢琴上把这段旋律弹给我们主唱和@变色龙听,感觉没什么大问题,就这么确定下来了。唯一的遗憾是,这段旋律写得稍微有一点低,没赶上我们主唱声音最好听的音域,但是又不是很好改,就这么将就了。

至此,这个间奏总算是弄完了。回想整个过程,真是哭笑不得。

第二部分主、副歌与结束

其实这一部分也是很麻烦的。最后一段是要把情绪往上再推一个层次的。如果有管弦乐团的话,这是非常好办的事情,可是我们只有一把弦乐器,而且还是高音部的弦乐器。我想避开用音色来制造宏大场面的思路,从音乐本身来考虑。但是一时也没有好的想法。

这个问题的解决也是很戏剧性的。有一个星期五下午我和@鳟鱼同学一起出去吃饭,吃完往回走的时候她突然在我旁边哼:“噔噔噔”。我惊异地看着她。然后她居然降了一个全音又哼了一次:“噔噔噔”。回家之后,我反复想这件事情,突然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好思路:之所以会觉得最后一段很平淡,也许是因为一直在按正常的和弦进行走。如果把 Dm 改成 bE 或者其他跟 Am 的和弦音全音关系比较明显的和弦会有什么感觉?第二周的排练我在这个地方拉了一个 bE 与 D 的双音,我很喜欢这个音程和主旋律不和谐的感觉,几乎掩盖了我们气势不足的缺点,@变色龙稍微在钢琴上做了些改动,就这么完成了。

事后我把这件事情告诉@鳟鱼,她告诉我她其实是随便哼的。

排练


在高二下期要找到时间和地点排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中午肯定是出不来的,且不说老师会不会同意,我自己要是中午不睡觉,下午上课肯定是梦游。唯一能找到的时间段是星期三下午的社团课 40 分钟,这个时间可以跑到学校图书馆去排练。可是这个社团课很容易就假期给放掉或者月考、半期前强制安排自习。所以我们的排练其实非常不连贯。

到了零诊考完,准高三补课的时候,这时候离演出也不远了,排练显得尤为重要。可是社团课没了,图书馆关门了。我赶紧和音乐老师沟通,想用一用五楼的阶梯教室,幸好获得同意。可等到我们真正爬上五楼,才发现事情没这么简单——阶梯教室要装修,已经被了。还好在废墟中还屹立着两台钢琴。到了补课的第三周,阶梯教室已经被拆的不像样了,连钢琴都被抬出来放在了走廊里。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排练:

不仅仅是视觉环境让人难受,声音环境也很让人崩溃。学校地理园在装修,拖拉机轰鸣不止,有时根本听不清楚自己的声音。有一次没有关门窗,我们主唱从头到尾都跑调——完全听不清楚自己的声音。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排练的录音,拖拉机的声音一清二楚:

最后一次排练的录音。

一个小插曲


大概在演出前两周,@变色龙突然告诉我们他 29 号要去清华夏令营报到,他大概率坐火车去,意味着他 28 号就得走,而演出正好就是 28 号晚上。当时我想:这可完蛋了。我们磨合了一个学期,要在两周内换一个人弹钢琴并且磨合好,几乎是不可能的。我非常郁闷,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最后@变色龙的妈妈背着他偷偷定了 29 号的飞机。

最后


演出前一天我的 e 弦断掉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为了防止 a 弦也断掉,我把 a 弦一起换掉了。演出当天我很紧张,上台前我一直在调音。上台后我立刻跟钢琴对了对 A 音,没想到真的就低了一点点——就在我拿着琴走上台这短短的几十秒时间内,它就跑低了一点点!可是在台上调 A 弦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跟@变色龙交流了一下,最后决定不调。幸运的是在台上 d 弦和 g 弦没有断掉。

最后演出的效果我非常满意。我老师经常说,上台能拿出平时 80% 的水准就已经非常好了。我觉得这次的演出几乎接近平时的水平,非常惊喜。

总结一下今天的演出:

  1. 我非常满意. 正式演出的水平与排练时很接近了,很不容易,我很惊喜.
  2. 我的a弦稍稍调低了一点; 介绍66的时候他竟然把肖邦弹飞了,小遗憾. 但主唱的发挥是真的很稳定.
  3. 设备真的很惊喜. 感谢主办方!
  4. 在舞台上的感觉真的很棒. 观众太热情. 谢谢你们!

再分享几点今天演出的感想:

  1. 生平第一次使用发胶. 没想到这么好用,不知道以后离不离得开这东西.
  2. 这样吃盒饭是真的很有趣哈哈哈哈.
  3. Cenarius YZ 来这里打一次鼓他应该会很开心,可惜邀请不动.
  4. 居然听到了 Liability ,我很激动.
  5. 现在作为学生,上台表演还有人会原谅你的青涩,长大以后拿不出完美的东西可能就再也没机会上台表演了.
  6. 在台上看到下面写着乐队名字的灯牌真是一种别样的体验.
  7. etc..

如果 imbiansl 能写一个他的版本,应该会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