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总结

退役总结

0

NOIP 2017 ,退役了。考完非常不甘心,总觉得自己还可以再考好一点,但是没有办法,已经考完了。 day1 考完我直接崩溃了,T1 一行代码的题我没写出来, T2 大模拟出了几个严重的 bug 。基本没有希望了。下午回家哭了一场,在床上躺了三个小时,没睡着,什么也不想干。 day2 没有出现奇迹,该做的题做了,不会的还是不会。就这样退役了。

考前复习的时候,老师说,全力以赴,就算没考好也不能后悔。现在,我考成这个样子,我后悔吗?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在考场上没有做出来的那些题 —— 没有找出的那个傻逼结论、没有考虑完的那种情况,真的是因为我没有认真学吗?

NOIP 2016 的时候,我什么都没学,考了 190 , NOIP 2017 的时候,我可以写图论数论动态规划和数据结构了,能考到 190 吗?可能还得看运气吧。

2017.12.16 更新: 最终成绩出来了: 205 分。比去年高了 15 分。毕竟还是没有比去年低,算是一个安慰吧。
另外,今年因特派员没有按时上交程序而将我省分数线提高 5 分。我实在不能理解这种愚蠢的惩罚方式。


这学期开学的时候,班主任老师问我要是停课准备竞赛,文化成绩怎么办,我告诉他我不会停课的。可最后还是停了一个月。现在这样回去,恐怕不只班主任对我有意见吧。语文老师一直在说,要搞竞赛,三个条件缺一不可:酷爱,绝顶聪明,好教练。我不知道这种说法对不对,但是如果按照这样的说法的话,我占到了些什么呢?我敢说我聪明吗?我敢说我的教练不好吗?谁知道呢?

但我是喜欢 OI 的。

不过现在,再说这些也没用了。我现在看到我自己的这个网站,几个月前就是为了 OI 才搭的这个网站,现在我要给我结束的 OI 生涯写总结了。


1

—— 这一年干了些什么?

初三毕业的暑假,我告诉我妈我想去学信息学竞赛( OI )。我妈同意了。于是我花重金买了一本 《C++ Primer》和一台 Surface Pro 4 ,开始在家里看书。后来我才知道,《C++ Primer》跟信息学竞赛只沾了一点点边,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甚至一点边都没有沾 —— 信息学竞赛考察的是「算法」,而《C++ Primer》是一本教你如何写 C++ 程序的书,而信息学竞赛并不一定要求你会写 C++ ,写 Pascal 也可以,但是 NOI 系列竞赛在 2022 年后将全面支持 Pascal 了。 算法是可以脱离程序语言的。但是,在现在, 2017 年,这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算法靠手算实在是低效得难以想象了,于是程序语言就被用来写算法了。

如果我能早一点明白这一点,就不至于现在这样了。

(上面当然只是句玩笑话)

高一进校后,选修课选了信息学竞赛,从此走上了 OI 的道路。刚开始我们班有大概 30 个人,后来陆陆续续有人退出,到了 NOIP 2017 的时候,原来的那批人只剩了 10 多个了……

记得刚学一个月竞赛的时候,只会一点点搜索,去考了 NOIP 2016 ,拿了 190 ,当时省一的线是 255 ,我非常高兴,觉得一年后省一是稳的。

为了竞赛,每周星期二的晚自习要腾出两节课去上课,每个周末也是星期六中午才能回家,到了后面还变成了星期六晚上才能回家。记得今年国庆节的时候,竞赛班一反常态的安排在后四天上课,我兴高采烈的告诉我的室友:这是我高一进校以来第一次星期五下午回家。每周五上课之前,会跟一些朋友们出校门吃一顿饭。以前 5:50 放学, 6:40 上课,时间很紧,要是老师拖堂的话晚饭就只能吃面包。提前放学的话,我们经常去实外那边吃拌饭。有一次去吃饭,老板说下周他们不开了,我们本以为是下周休息一周,结果下下周再去的时候,发现了门上贴着「店铺出租」。学校外面的餐厅都能开垮?
这学期变成晚上 7:00 上课了,晚上终于可以不用吃面包了。

今年四月份的时候被拉去考了一次省选邀请,应该是爆了 0 的。电子科大校园也挺漂亮的,在五楼的厕所里可以看到有人在草坪里野餐。其实我以前一直不怎么会扫雷,那次考试之后终于会了,当时 10 $\times$ 10 的格子最高纪录 50s 。当时真是菜啊,到了暑假,我终于可以 10s 扫 10 $\times$ 10 了。

高一结束的暑假,意识到过不了几个月就是 NOIP 2017 了,在学校集训了 1 个半月。非常辛苦,每天盯着电脑屏幕,也没有什么运动的时间,只能每天晚上去跑一跑步。那个时候夏天非常热,晚上经常打雷,去操场的时候电闪雷鸣,总感觉闪电要劈中我。暑假学校经常停电,晚上操场的灯也灭了,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到,只有时不时的闪电亮一下,才知道前面没有披头散发的女鬼。

晚上在寝室里面仿佛蒸桑拿,热的想死,什么都不想穿,满头大汗地在床上看《红楼梦》,有时半夜 1 点都还热的睡不着。有一段时间手机信号都被雷打没了,完全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像在集中营里面,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显示屏上一行一行的 for 循环和 dfs 。后来信号终于回来了,那个早上,打开手机,就看到了 Chester Bennington 的死讯。我虽然不算林肯公园的粉丝,但是在知乎上看到那么多人对他的逝世伤心成那样,我自己还是有点伤心了。中午去教室练琴的时候,留十分钟把林肯公园以前的歌听一听,好多其实都听过,只是没有在意那是林肯公园吧。有时中午去练琴的时候还会碰到妹狗两个人在教室里不知道在干什么,尴尬的打一声招呼,关上门练我的琴。中午想睡觉的时候,回寝室睡觉,睡到 1:40 ,对面夏令营的小学生起床了,跟打仗似的,声音要把屋顶给掀翻了。

就是在暑假的时候, HPL 终于屈尊和我们一起学习了,虽然他是「老师」我们是学生,但是他还是成功让我们与全国的信息学竞赛风气接轨。什么风气?等会儿我单独写一段说。不过, HPL 实在是太强了。

高二刚开学,我们就选择停掉了文科课,跑到楼上小机房去。小机房的布置非常输入,三角形的桌子,很大,一张桌子三台电脑,背靠背,一个人可以使用三角形一条边的区域,非常宽敞,而且电脑也比普通机房的电脑要优秀,除了稍微好一点的游戏不能打,跑其他的东西还是非常轻松的。从此小机房充满了欢声笑语,大家一起刷题,一起打羽毛球,一起睡觉……这学期新入学的高一和初一新生都领到了学校发的手提箱,我们机房里的高一的同学就拿了一个到机房里来当垃圾桶。后来大家轮流在晚自习的时候去倒垃圾。有几次轮到我的时候,我下去刚好遇到低年级的同学们放学,他们看到我抱着一个手提箱,走到垃圾桶前面,打开箱子,满满一箱垃圾。不知道他们怎么想。

国庆节回来不久后,就停课了。停课的日子完全过的不知天日,早上考试下午做题,有时盯着显示屏,盯着盯着,往右下角一瞄,该吃饭了,合上笔记本就下楼抢饭去了;中午稍微睡过头一点,也丝毫不慌,反正没人查我迟到;晚自习也自由了,不用做做不完的作业了(虽然所有这些没做的作业回去上课之后都得补)。感觉还是挺不错的。这段时间我还是做了很多题的,可能比我以往做的所有题还要多吧。这个网站所有的文章除了第一篇,都是在停课的这段时间写的。

然后就是 NOIP 2017 了。上周五,考试前一天,我去小机房收拾我的东西,虽然只在这里待了一个月,但是还是挺舍不得的,毕竟这儿还有一台电脑登陆的是我的账户,虽然我早晚会过来把它给注销掉的。

NOIP 2017 我考的极烂,真是当头一棒。就这样退役了。


2

—— 关于「病毒」

有一次我发烧 38.6 度,校医逼我回家。我中午回的家,上午大概在机房待了 1 个多小时。机房常年不通风,没有意外,大家都感冒了。从此他们叫我“病毒”。

后来还有一次, Tranced 坐到了 imbiansl 的位置上玩游戏,我过去问他一道题,听的晕乎晕乎的,准备出去上个厕所,路过 Tranced 原来的位置的时候发现 他没有在他自己的位置上,于是问了句:咦, Tranced 呢?我从厕所回来的时候,发现全机房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

……

听说后来 HPL 在机房里拿着眼镜找眼镜。于是我病原体的位置坐稳了。

其实我跟他们在兴趣上区别很大的,他们看动漫玩游戏,看比赛能激动的惊呼,但是我恰好都不干这些,所以很多时候他们谈笑风生的话题我根本都听不懂。有一次他们出了一道题,有一个问题是「希尔瓦娜斯在魔兽编年史中的死亡总次数」。我翻遍整个题面都没有找到和这个问题有半毛钱关系的东西,迫不得已去问出题人,出题人说:这个问题是出着玩的,答案是 3 ,直接输出就好。最后他们憋笑看着我说:你的二次元属性为 0 。

所以在他们一起看番或者开黑的时候,我只能去看我的 Skam 或者写代码。毕竟他们太强了,我这样的弱者不知道还要写多少题才能赶上他们的一半强。然后他们就开始调侃我一天到晚都在切题(其实并没有,都是大家开玩笑)。后来 HPL 开始玩瘟疫公司,创造了一个 Richard_P 病毒 ,玩的非常嗨,发病特征是切题。

后来机房里面发生的所有离奇事件,都怪我:比如 + 写成了 - ,或者睡觉的时候头按在键盘上多打了几个字符导致编译错误,etc…

其实我自己对这个事情没什么感觉,毕竟本就是莫名其妙被扣上了这样的帽子,不过这种对自己没有坏处还让可以让自己笑一笑的事情也挺好。只是上次感冒传染了整个机房是真的对不起了。


3

—— 关于「膜」

机房里最常听到的对话:

xxx 太强了!
别,我最弱了
xxx 装弱!
我没有装弱!我就是弱!
xxx 是我们的红太阳,没有他我们都得死!
……

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还是省队大佬 fstqwq 第一次来给我们上课,当时他一口一个「我太菜了」。当时还以为是他谦虚,都进省队了还觉得自己菜。后来才明白,当时那么想是因为自己压根儿还没有进 OI 这个圈子。

OI 圈内「互膜」成风。就算是互不认识的两个人偶然在一起上课都可以膜起来。这个风气在 HPL 跟我们一起学习之后便成功蔓延到了整个机房。每次考试,讨论组里就会不停地刷:

%%%
%%%
%%%
……

( % 在 C++ 语法里是「取模」的意思)

有一些逻辑非常好玩的对话:

xxx 太强了!
我最弱好吧,我连线段树都要写挂。
哼,这就是您不强的理由?

还有各种变相膜,比如 H 语言, solve() 函数,你显性而我电离, if detect heptagon return 100; etc…

不仅仅是「互膜」, OI 圈内「膜♂蛤」的风气也十分严重。人人都膜,而且迷得不行。更巧的是,长♂者的生日 192♂60817 又正好是个质数,所以写哈希取模的时候就很喜欢用它;更好玩的是,这个质数因为人人都用,造数据的人会专门卡这个质数,故意让你过不了。这种勾心斗角实在是太好玩了。记得上次省队大佬出哈希题,把我们每个人的生日和他自己的生日和♂他的生日都卡了一遍。

OI 圈内「膜♂蛤」可不是民间的小打小闹。官方也膜。这是 NOIP 2016 Day1T1 :


其实刚开始我还是非常反感这个事情的,这种毫无意义和营养的膜让人感觉很愚蠢。有时别人还觉得你是在讽刺他,尤其是遇到我们这样的弱者。而当一群人围在电脑旁边看着里面的人怒斥 HK♂Journalist 然后激动的不行,真是感觉不可理喻,有什么好激动的?这种想法我当面不敢说,只是在寝室里面开卧谈会的时候怒斥过这种乱膜的现象。

后来经过一个暑假的熏陶,以及某讨论组里的「科普」,我搞明白了「膜♂蛤」的来龙去脉。这种粉丝文化,其实还是蛮有趣的。

于是暑假过后,当我回到寝室,开口就是「谈笑风生」,室友大吃一惊:原来我平时说的反「膜♂蛤」,其实自己在「闷♂声大发财」,真是「Excit♂ed」。

记得暑假的时候,恰逢他的生日,那天晚自习大家都放下了手中的代码,科学地看了看油管儿上庆生的联欢晚会。说实话那个联欢晚会还真的不算是恶搞他,它其实挺不错的,详细地介绍了这种文化:它的起源、发展、etc …… 跟我之前看的那篇科普文差不多,挺客观的,没什么主观情感,反正我是没有看出什么恶搞的成分。中间有一段播放他的一生, BGM 放的《追梦赤子心》,感染力太强,差点听哭…… 总之,搞得挺正统的。不过就是这么正经的一个晚会,看的人还是激动啊激动。

对于互膜,也是慢慢就习惯了。其实谁强谁弱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平时随口膜一下也没人会当真的。于是就一起膜吧。大佬再装弱也是大佬。 HPL 经常在考试的时候眼镜盯着显示屏嘴上说着 xxx 最强了然后突然一声大叫:这不是道傻X题吗?所以,大佬就是大佬。

有一天知乎首页给我推送这样的问题:

如何看待OI圈内的过度不合理的“膜拜”现象? —— 知乎问题

我立刻关注了这个问题,只不过好像没几个人回答。但是全国上下有几个被膜的很厉害的人竟然受邀回答了这个问题。这件事情还是很有意思的,因为这种「互膜」是全国盛行的,并不只局限于哪一个省或者地区。所以全国经常膜的那几个大佬,真的是全国都在膜。不知道他们活的怎么样。


4

—— 关于竞赛

我们学校一直是竞赛弱校。最近几年终于挖了几个教练准备把特长发展中心这个主管竞赛的部门发扬光大。于是从我们还在军营里面军训开始,学校就开始派人来宣传竞赛了。尤其是物理竞赛,官方声称我们搞的特别好,可以跟七中抗衡。我有一个朋友正好在七中,有一次我问他打不打算去搞竞赛,他说他在犹豫,如果要的话就在可能会去数学,反正不去物理,因为物理搞的最烂。……

呃。当然我不是声讨我们学校虚假宣传,毕竟这只是一个人的一面之词,真实情况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毕竟我不学物竞。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非常好玩。哈哈哈。

其实我一直对 OI 耿耿于怀,因为初二的时候因为 Presentation Error 葬送了我的普及组一等奖,而且我挺喜欢鼓捣电脑的,所以我告诉我妈我要去学 OI 。

在学 OI 的过程中,尤其是接触了类似动态规划( DP )这种灵活性极高的算法的时候,经常会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初学 DP 的时候,有时盯着一份代码看上一个上午,可能才能看懂。但是讽刺的是,确实有人一下就能看懂。之前我很不平衡,去网上找过很多关于幼儿教育、行为主义什么的文章看:我相信在智商层面上跟我一起学习的人应该是差不多的,但是确实在理解这样的算法上存在这么大的差距,所以我怀疑是我幼年时期少接受了什么东西。不过后来我发现,就算我搞清楚了这件事情也没什么用,因为我又没有时光机回到过去,只能希望自己未来可以给自己的孩子最好的幼儿教育(如果有机会的话)。

学竞赛真的是非常痛苦的,不管怎么欺骗家人说我一点都不累,其实还是很累的。每周总要比别人在学校多待一天,作业总是别人做的更急。而且我们非常不走运的遇到了特长发展中心发展的瓶颈:在我们及之前的竞赛上没有任何特殊照顾,而在我们之后的竞赛生有单独的竞赛班和特殊的上课计划。我们语文老师兼德育处主任就是这类老师的典型。其实虽说这只是老师的观点,可是你还得坐在下面听她的课啊,压力还是挺大的。恰好我们物理老师又是特长发展中心的副主任,上课又经常说:高考和竞赛不冲突,有竞赛的思维,高考根本不是问题。所以光坐在下面听课都挺纠结的。我听说隔壁班的王老师对于竞赛几乎恨得咬牙切齿了,隔壁班搞竞赛的日子可能更不好过。所以大家心里压力都挺大的。尤其是停课的时候,真的咬牙决定停课的。感觉所有理由都不是正当理由,毕竟我实在要求一项高风险投资,而老师是在建议我走最稳妥的路。

但是,讽刺的是,当那么多人劝你放弃,你却咬牙要坚持下来,继续虐待了自己那么久,最后却没有拿到什么成绩。我能做的,好像就只有责怪出题人题出的不好。在知乎上看到很多人说这这个,也有很多人遭受着和我一样的境遇。但是,就像这位大佬说的:

要是 NOIP 每年都和前一年一样,那以后肯定会变成一个光靠刷题都能刷上 500 的比赛。

还有这位大佬:

凭什么 OI 不能出数学题?矩阵快速幂、高斯消元这些不是数学题?不会做小学奥数就是自己菜。自己菜还怪出题人。

他们说的确实非常正确。自己菜就是自己菜嘛。我学了一年,因为自己菜而草草收尾,也是非常合乎情理的。

安慰自己说,竞赛就是竞赛嘛,总有人会进集训队,也总有人会退役。

当初想学竞赛的目的,还不是为了自己能够不被高考限制住,换句话说,给自己多一条出路。这条出路当然不是人人都有的。可是当你真的走进 OI ,坚持到了最后,对于 OI ,对于算法,有了深厚的感情。最后在小机房停课的那段时间,无聊的时候我也会去关注各种算法,以及对各种算法的评价什么的,类似「改变世界的 10 个算法」之类的标题也会点进去看。渐渐的开始对优秀的伟大的算法有了概念,开始明白自己每天写的某些算法,其实意义重大。他们不仅仅被我们用来写算法题,还被用在搜索引擎或者其他什么上面。其实现在再想想当初学竞赛的初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NOIP 前备战的时候,其实丝毫没有想到自招什么的事情。它到底有没有害我?

可是现在说这些,总有一种在为自己找借口的感觉。可能的确是吧,我也不知道。

可是自己为什么菜呢?学习方法?学习态度?还是智商不够?这个问题我已经想过很久了。有一次半期考试,考前我复习了很久,做了很多题,觉得势在必得,结果考了历史最差。那次我就已经想过很久了。但是答案是什么呢?谁知道呢。最后当然只有我才能知道。

总有人学竞赛学得乐在其中的。我乐在其中吗?我不知道。 12 号考完的那一刻,想到这可能是自己在高中最后打出 return 0 ,以后就不能在 Vjudge 上看到状态栏从灰色的 Pending 变成绿色加粗的 Accepted ,以后也不能和别人争论符号后面该不该打空格或者左花括号应该打在当前行末还是次行首了。

之前看 BZOJ rk1 大佬 Claris 的博客,里面写到他高三准备高考的时候,手痒,打开 BZOJ 写了几道题,被他家长发现了,他家长就开始关注他的提交记录,后来他又开小号刷……最有趣的是,他说他有一次做梦梦到自己在做理综,醒来就吐了,写算法竞赛题的时候就没有这种感觉……

其实今年年初我都还相信,我会中途退掉竞赛的。真的没想到我竟然学到了 NOIP 2017 考完的这一天。如果不是今天坐在这里写这个总结,我可能都还忘了这件事情。还是挺感慨的。毕竟信息学竞赛还是很吸引人的,天天跟电脑打交道嘛,屏幕一转谁也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原来 30 多人的庞大队伍到了现在 10 个多一点。

唉。可惜了。其实也没什么可惜的。

最后,要感谢我的两位老师祝老和熊老。
然后特别感谢李爷 HPL 和银牌爷 fstqwq 。
然后还有一起陪我学习了一年的小伙伴们: TGSteven, imbiansl, Cenarius YZ, nasty_morning, Yonda, liaozping, heptagon196, Tranced .

走了。


(因为手机被我爸砸了,本来准备好的照片没了,可能有影响阅读体验,希望谅解。)